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白阎天子_ 7.要来的终归要来-

时间:2021-06-18 18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剪水II小说白阎天子 7.要来的终归要来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秋日之寒,寒不在骨,在心。

    万物死去的季节,心神岂会不动?

    皇后一夜没睡,终于看到云霄上一道飞辇缓缓降到了庭院里。

    飞辇上的女子面色犹然含春,眸中藏着沾染雨露的满足,只是在看到白雨陌的时候,却又变得冷漠起来。

    女子踏步走入皇后宫殿,随手抛出“宗门密信”,然后道:“太虚仙宗弟子叶珑,承宗门命令,来这里接管大虚王朝,还请师姐配合。”

    白雨陌是女人,而且还是一个在尘世最复杂的地方打滚了六年的女人,她很清楚地看明白了面前女子眸子里的神色转变,看清楚了她周身的明**人,她几乎直觉地感到:这女人刚行完房事。

    她心底一瞬间愤怒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甚至没看那密信,而是冷冷道:“师妹怎么看夏炎?”

    叶珑愣了下,然后忍不住失笑道:“你说那个没有半点力量的瘸子?不过是个牌坊而已,用完了就可以扔掉,有什么怎么看的?”

    白雨陌直接把信扔了回去,淡淡道:“你回去吧,你不适合来这里,如果出了乱子,影响了仙宗的大计,你可担当得起?”

    “仙宗的大计?师姐倒是会扯虎皮啊。

    我看师姐是动了心,对这瘸子有了感情吧?哈哈哈哈...”

    叶珑尖笑着,缓缓走过,“我叫你一声师姐是给面子,但你别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你是犯了大错的人,回去之后要变成杂役的,你若成了杂役,你命运就不由自己了。

    不如现在好好侍奉我,等我掌控了局势,我让你做我的婢女,不至于受别人的欺辱,可好?”

    杂役?

    白雨陌不是没想过这惩罚,但由叶珑直接说出来,却是心底一寒。

    杂役是仙家宗门里地位最低的存在,简单来说,就是“探索未知秘境的炮灰”,是“进行玄阵法器研究的实验品”,是“测试新炼丹药功能的药人”,甚至是“宗门弟子花费灵金灵银购买的享乐品”...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,杂役就是奴隶,不同的是,杂役是仙人的奴隶,是有着一丁点儿机缘的奴隶。

    她若是成了杂役,因为身份的特殊,很可能被人直接换取了过去,成为用之即弃的炉鼎,再然后二手转卖,经几手之后则可能沦落人间,因为这曾经的“大虚皇后”身份,而变成拍卖市场里的特殊货物,受尽屈辱。

    即便是白家也不可能罩住她,白家只是个凡人世家而已。

    白雨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叶珑唇边挂着优雅的笑,已经冷冷地走过了她的身侧,直接坐在了中央的坐塌上,俯瞰着那倾城妩媚的人儿,笑道:“师姐不妨猜一猜,自己成了杂役之后,又值多少钱?

    千两灵银可以买到一枚三品丹药,但师姐毕竟曾经身份高贵,师妹觉得你卖到万两灵银也不是没有可能,毕竟那些有钱的修士可是多了去了,保不准想尝个鲜。

    对了,师姐有没有听过修仙界里,一种名为弥天黑册的东西,师姐如果运气足够好,也许还能被选为弥天黑册的商品呢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如是一把一把利刃,狠狠插在白雨陌心上。

    叶珑微笑着坦然道:“对了,你刚刚看出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我是有道侣,昨晚是行了巫山云雨之事,但这又如何?”

    白雨陌面色煞白,这一句反问直接把她推下了深渊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只此一句,她已经明白了宗门的打算。

    宗门竟是准备偷天换日,让宗门子弟的后代直接成为大虚王朝的天子,而夏炎根本连联姻对象都谈不上,他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傀儡而已。

    等到孩子的出生的那一天,夏炎一定会死。

    为什么派叶珑?

    她思绪急动着,猛然想起太虚仙宗的大长老似乎就姓叶。

    思绪一瞬全通,绝望随之涌出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大虚王朝已经被太虚仙宫渗透到了极点,各部的要员不少都是太虚仙宫的人。

    天罗地网,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这大势就是要你死,就是要你永劫不复。

    叶珑看到白雨陌的模样,很满意,于是笑道:“那瘸子在哪儿,我去看看他...毕竟我还要和他处两年。”

    白雨陌心如死灰,把大虚王朝的皇后令放在桌上,然后道:“他在东边的宁和宫。”

    叶珑点点头,抓起令牌直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半路,身后忽然传来哀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叶仙子...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,我求您饶他性命。

    夏炎不过是个普通人,对宗门没有任何威胁。”

    叶珑冷笑了声道:“看我心情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已经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白雨陌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,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夏盛一败涂地,

    而她,亦已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男儿何不饮烈酒?

    燃五脏,焚六腑,烧热血,灼筋骨。

    上不见那云里仙神,下不见那尘中蝼蚁。

    天地颠倒,万事皆允。”

    哐当!!

    夏炎的手只是一抖,就扫开了桌上排着的酒壶。

    酒壶侧倒,瓷盖跌落,冷冽的烈酒泼洒一桌。

    他昨晚归来后,没有入睡,而是喝了一夜酒。

    秋寒,需要酒水暖身。

    胆怯天真,需要酒水焚尽。

    他皮肤苍白,身形瘦弱,黑发糅杂几根惨白的银色披散而下,双颊带着地狱烈火般的潮红。

    但他的双瞳却很有精神,手也很有力很沉稳。

    他抓起一壶美酒,凑到唇边大口大口的畅饮起来,猛然他手一停,却又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皇后宫中发生的一幕已经通过红纸人传入了他眼底,甚至...那名为叶珑的女人走到了何处,他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口中轻轻呢喃着:“叶仙子...看在同门一场的份上,我求您饶他性命。夏炎不过是个普通人,对宗门没有任何威胁。”

    念完这一句,他忽地轻轻低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糅杂着咳嗽声,越发剧烈。

    而此时,门扉直接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叶珑走入宁和宫的大门,入鼻的是浓烈的酒味儿,入眼的是坐在黑暗里的一个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苍白,双颊潮红,一双眸子正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叶珑脸上露出嫌弃与不屑之色,她这次来是要驯服这个少年,让他明白一点事理,如果不明白,那就断了他的手让他明白。

    于是,她转身,举了举皇后令,对着门外的宫女侍卫道:“都下去。”

    宫女侍卫不敢多说,小麻球虽然眼中担心,却也无可奈何,纷纷退下。

    偌大的宁和宫,顿时安静下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